品质生活

站内搜索

关键字:
栏 目:
  

文苑

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品质生活 > 文苑

陀螺的联想

作者:郑树宁    发布于:2013/11/28    视力保护色:

    大凡90年前出生的人都知道陀螺,俗称“迪遛宝”,亦滚过铁环。这些均是儿童时代简陋的玩具,与现在儿童的电子玩具不能同日而语,不是一个档次。当时,搞不清陀螺为何不倒?还要拿鞭子抽。大了,渐渐明白了陀螺不倒在于旋转,鞭抽是为旋转加速。再大,就明白了旋转的力学原理,旋转具有稳定性。当一个物体延轴心高速旋转时,会产生相对稳定性。旋转速度越快,稳定性越高,陀螺不倒就是这个原理。人们认识了这个原理,在枪、炮管内造以镗线,用高压火药将弹头延镗线挤压出膛,使弹头出膛后高速旋转起来,弹道飞行轨迹稳定,从而达到精准射击的目的。

    根据物体运动的力学原理,当一个物体在延轴心旋转时,同时会产生二个相反的力,即向心力与离心力。旋转速度越快,二个反力就越大,这已是被人类认知的定律。人类研究地球起源的专家、学者虽然至今没有定论,但基本倾向云际旋转理论。可见旋转的重要性。人类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旋转运动的自然体,只是轴心不同罢了。记得大约七年前,曾和科大二位天体物理学的研究生聊过上述话题,提出,当一个物体延轴心旋转时,这个旋转物体的本身,同时会产生向心与离心力,那么,同一物体旋转时所具有向心力与离心力的结合点即临界点在何位置?在何种速度下,旋转的物体会被拉伸、变形?二位同学说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。相同体积,不同质量的物体,在同一物体上作轴心旋转运动,质量轻的最先飞抛出去,再加快旋转速度,质量重的物质也会飞抛,如果继续加速,是否到宇宙速度不知,物体荷载物就会变形。这已被科学实践所证明。别以为这仅是一个纯自然科学问题,却蕴含着许多社会科学命题。

    诚然,古人有云,治大国如烹小鲜,理单位似炖豆腐。

    当今,全国人民均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中心的党中央周围,围绕党的领导、经济建设作旋转、波浪起伏运动。国家是由二种基本物质组成的,即土地、人口。国家旋转速度如何,至关重要。何时匀速、快速、加速、减速、缓速,那些人易受离心力的影响,首先被飞抛出局,那些人易被离心力排斥,那些人易被向心力吸引。由此判断出那些人为依靠,那些人须团结,那些人必须抑制。2004年中国新修《宪法》表明国家已无阶级划分。由此可得出,国家对其治下之子民,都视为是在国家旋转为载体中的不同的旋转物质。其本质属性是国家旋转运动过程不会舍弃任何一位子民,也不愿因其旋转所产生的离心力而飞抛出任何人。要做到这一点太难,否则,警察与监狱及法庭的存在就无意义了。要想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付出极大的难以承受的代价。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做不到,号称民主的国家也没有做到,立国几百年的国家更未做到。

    纵览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及以后国家颁布的法律,制定的政策、规章那一项、那一条不是为了百姓修养生息,不是为了百姓快点富裕起来。国家卯足了劲改革开放,摒除积弊,甚至皇粮农业税全部免除,种地还有种子、农药、化肥、灌溉补贴。如此优厚的条件,如此宽松的环境,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观,为什么有些百姓还要骂娘,还如此愤愤不平?甚至妄言影响到执政基础。这是因为,每一个百姓个体的情况各有不同,生长环境不同,受教育程度不同,期盼不同,追求不同,在加上自然资源生成不同,社会资源分配、布局不同,造成了人们对事物发展、变化的认知不同,从而导致观点、认识不同。不过,不要紧,产生不同的声音是好事,它可以激励、鞭策把工作做得更好,把社会治理的更公平、更民主、更先进。社会的福利不够是国家的底子薄,收入低是人口多的原因。中国经济GDP号称占世界第二,但其基础还未到现代工业化阶段,还是站在自然经济的基础之上,还受到各种客观条件的制约,与天斗的能力尚缺。在加上一部分好大喜功的人忽悠,要把城市规模扩大多少倍,要建设引领世界超一流的超大城市。结果事与愿违,得不偿失。还在行急功冒进的老路,还在搞大跃进只争朝夕左的一套,教训还不深刻吗?

    北京城从明朝朱棣始建,至今已快六百年了,法国巴黎城从公元358年始建宫殿,距今已1655年,才有现在的规模。什么事都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一挥而就的。合肥滨湖新区的兴建,造成合肥市在全国省会城市负债排行第四,合肥市民的生活与收入何时才能上一个台阶。不错,国家要发展,社会要进步,但是,这种发展与进步,一定要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,否则,获得的只能是教训。如果不适应那就是惨痛。

    湖南临武城管秤砣致死瓜农邓正加案,就是血淋淋的例证。一个山区的偏远县城,区区城关不足五万人口,既不是着名旅游城市,也不是风景览胜区,也不是国外领馆区,管理比北京、上海还严。这些老爷,给自己定位不准,错把临武当临安,对城关严管死守,熟不知城市的功能是工农业产品的集中消费地,农业果实作为商品不到城市卖,又向何处?结果邓正加在光天化日之下暴尸街头。城市需要管理,商贩需要疏导,城市承载这许多人口,又无产业作为支撑,吃什么?到底是要市长的面子,还是要商贩的肚子?

    急躁、冒进是“极左”思潮的再现,应验了小平同志反右易,反左难的论断。各级地方政权管理层,为什么经常会弄出点让人们啼笑皆非、摸不着头脑的事来,原因,是在决策时缺失民意支撑。没有民主参与,你就搞不清百姓想什么,需要什么,追求什么,憧憬什么。当这些问题不明之前,作出的决定很难想象会符合民意,很难适应百姓的诉求。这也许是百姓骂娘的原因之一。人们的生活已被民主化了,选民不认识代表民意的人大代表,政协委员,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无须参政讲演,无须与选民见面,不向选民定时汇报所代表工作,提案无须广泛征询民众意见,提案无须征得大会半数通过就成为议案,成为决议案。老百姓你只管投票,爱投不投。十八大代表的产生,既便无须每个党员投票,起码一个支部也要有一个代表去投票。如果始终这样下去,一头雾水,不骂娘就是怪事了。

    国家之事,社会之事,不是一己之事,一党之事,一层之事,而应是全体民众之事。只有号召、动员全体社会成员积极参与社会经济建设,广泛参与社会政治活动,有广泛的渠道可反映心声、诉求,有众多的层面听取百姓心声,解决、落实百姓的诉求。广开言路,善纳雅言,政治透明,政务公开,司法公正,思想解放,岂不乐哉。

    国家建设实际也是一场群众运动,要让群众广泛的参与,你的要求提出了吧,但不切合实际,不能满足;你的意见表达了吧,大家认为不合理,不能接受,你没有辄了吧,不能再骂娘了吧,不能再无事生非了吧。只有让百姓充分坦诚表达心声,国家建设方能呈现勃勃生机,百姓的生活才能五彩缤纷。

    一个单位,一个部门和陀螺一样,需要旋转。一般要求是匀速旋转,这是国家法律制度确定的,没有竞争,只有创优。既是如此,也总有不协调的地方。所以,陀螺不是永动机,鞭子才是陀螺旋转的动力。因此,各种奖励、惩罚措施要及时,要跟上。有一种现象是评优,被评优的人大家都无意见,原因是先进年年评,明年到我家,不是终身的。更关键、主要的因素是通过基本民主形式由下而上确定的,这下你没有意见了吧,如有,当时为何不提,如果继续造次生非,当心挨扁。提拔干部则不同了,虽然有民主形式,那是被民主了,是集中后的民主,是自上而下的民主。屁股一坐几十年,他人无法觊觎,不沸汤也就作罢了,势必影响他人的斗志与情绪,与安定和谐毫无裨益。这是制度顶层设计者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 国家是个陀螺,要旋转,她旋转的动力来自国内民众的不同期盼与需求,国际上源于国力竞争之需要。但是鞭子在谁手里,由谁舞鞭,那确实是一个极其复杂社会问题,不同的社会结构、阶层作出的答复是不同的。中国目前,正处在发展改革的攻坚阶段,正在削弱、剥夺部分人的不当利益、职务利益,迈向更合理,公开,公平、民主的大道,人们还不为之鼓舞吗?不要以为有几个贪官就会动摇执政基础,要探求产生贪官的社会基础、政治基础,加以扼制。也不要因为有几个人上访就妨碍了稳定局面,要追究造成上访的原因,才能从根子上杜绝上访。要时刻警醒,万不得杞人忧天。中国的改革、发展正稳步进行,没有到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《旧制度与革命》书中描述的那种情况,何况,国家还有几百万军队。共产党是百姓心中的一尊撑天大佛,佑护着苍生黎民。实现共产主义,为天下苍生谋福祉是正经、好经,是金刚经,只不过是有歪嘴和尚念歪了。对这些歪嘴和尚只有下猛药,用针扎,劈脸呼,这张歪嘴才能正过来。朗朗乾坤,前程锦绣,要想颜色不变,必须彻底改革。要使陀螺不倒,只有经常不断挥鞭。